送走路叔,猴哥去給驢畏了水和草,這才進屋裡,對公玉明溪道:「娘,五嬸給送了匹緞子,說是給妹妹們做新年衣裳。還有一套棉衣棉鞋是給老太爺的,我明兒給他老人家送去。」

$50.00

公玉明溪打開一看,不由點頭:「確實是難得的料子,這顏色鮮亮,適合她們小姑娘穿。」

猴哥又提了布袋子過來,倒出裡面的銀子,給老娘交帳:「虎肉賣了六十兩銀子,狗獾肉三兩,三妹妹的藥材賣了十五兩,一共七十八兩銀子。買酒和魚,還有去鐵匠鋪子的訂錢,一共花了十四兩三錢半銀子,這裡還有六十三兩多,您收好。」

聽說自己的葯才賣了十五兩,靈素挺開心,這個價格,比她預計的還高些。

七尋見她高興,便在邊上道:「那家仁德堂的掌柜說三姐的藥材炮製的好,是頂極的品質,往後只要有,他那邊就收,都比照著今兒的價格來。」

靈玉見哥哥姐姐們都賺了錢,便是四姐姐,還給大爺爺家弄了個豆腐生意呢,以後自家也有細水長流的進項,對比下來,她好似特別廢?

靈素是何等通透敏銳之人?一見靈玉神色黯然,便知道小妹妹的心思了,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我們家小妹妹最是靈慧,於讀書上頭,哥哥和姐姐們可都比不上你,娘就最喜歡小五是不是?我們小五的長處,不在賺錢上頭,在更厲害的地方呢。」

公玉明溪在邊上笑罵:「可別冤枉我這當娘的,你們雖然於詩詞文章上頭棒槌了些,但你們幾個,老娘是一樣歡喜的。」

video 被她這一打趣,靈玉的心思便轉了過來,抿了嘴笑:「姐姐說的對,我要是綉綉品,肯定也能賺些,但咱家現在又不急著使銀子,我有那工夫,還不如給娘和姐姐們繡衣裙呢。」(第一更)

。 「徐總,我是Amy。您現在這會忙嗎?」電話那頭的Amy試着問到。

「我還好,北京現在應該差不多晚上10點了吧,有什麼要緊事嗎?」徐晨回應了一句。

「徐總,是這樣的,Q4季度關於您出道22周年的大事記,音樂事業部的凌副總想讓陳總監參與其中,聽他的意思,因為事業部人手不夠,想讓陳總監全權主導22周年的這個事,快下班的時候,我和陳總監說了相關情況,然後現在跟您報備一聲。」Amy言簡意賅地說了下下午發生的事。

「音樂那邊什麼時候這麼缺人了,都到了向其他事業部要人的份上了嗎?我回北京后,你讓凌翔這個副總親自跟我來解釋一下原因,之前這麼多屆的巡演不都是他們那邊一手操辦的嗎,怎麼唯獨今年辦不了了?你讓凌翔凌副總好好想清楚再來見我。」徐晨的語氣有些不悅。

「徐總,您先別激動。這其中的原因,凌副總已經跟我提過了,主要是因為音樂事業部這邊的重心放在實體唱片和電子音樂兩塊,再加上他們部門最近幾個月遇到了一些業務上的調整,相關項目的人員配置上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所以才不得不讓陳總監來排憂解難。但凌副總和文娛的黃總交情又不是那麼深,這才先跟我通氣的。」Amy雖然猜到了幾分徐晨的態度,但還是小心翼翼的解釋。

「行了,你也不用替他解釋了。以後遇到這種問題,讓他直接找我來說,不用你在中間來傳話。對了,你剛剛說你和陳總監已經說過這事了,她那邊是什麼態度?」徐晨又問了一句。

「陳總監也沒有明確表態,只說自己會考慮。但她的意思,也覺得跨事業部的工作要是沒做好,她會很為難。不過她也沒有直接回絕,只是問了下是您的意思還是凌副總單方面的意思,其他的也就沒說什麼了。」Amy實事求是地說到。

「這件事等我回來再說,我這邊有空也會跟她聯繫,落實下她的意思。以後再遇到類似的這種跟她有關的事,不要首先去找她,有什麼情況先跟我說,明白了嗎?」徐晨再次交代到。

「嗯,我明白了,您交代的事我以後一定照辦。對了,您哪天回北京,我好備車安排司機去接您。」Amy試着轉移話題。

「大概兩天以後吧,具體的回程時間還沒定,定下來后我會讓熙熙給你發消息,還有其他事情要彙報嗎?」徐晨說到。

Amy又說到「暫時沒有了,我先掛電話了啊,不打擾您工作了。」

「嗯,你那邊也很晚了,早點休息。」徐晨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后的Amy長舒了一口氣,其實她早就想到可能會是這樣的結果,但今天凌副總在她面前說得頭頭是道,她一時又實在找不出推脫的理由,想着也沒必要得罪高層的她,只好應允了凌副總的要求。本來想把這件事跟徐晨知會一聲,但想着他可能有更重要的事要忙,所以下午才試着先去找思語聊這事。沒想到,思語那邊也沒有明確表態,好不容易聯繫上徐晨,跟他彙報清楚這件事,卻受到如此的數落。果然,老闆喜歡且看重的女人,真的不是隨隨便便可以使喚的。

此時遠在巴黎的徐晨,接了這個電話后,情緒明顯還有些激動。他自己也知道,剛剛他的態度有些不好,也很清楚Amy是想權衡好高層之間的關係才去找思語談這件事。如果是別人他可能也不會過問太多,但凌翔偏偏要思語來接手這個項目,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星晨上下現在誰不知道,思語是他喜歡的人,怎麼能讓其他高層隨便使喚,音樂事業部也根本沒到那麼缺人的地步,幹嘛非要讓他喜歡的思語來接手這份工作,說出去也真是太可笑了。徐晨本想着跟思語打個電話說下這事,但想到現在北京那邊也挺晚了,也就放棄了這個念頭,明天有空或者等他回北京再處理這事也還不算遲。徐晨還想着再看會電腦,不巧的是,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經紀人熙熙正好過來找他,他只好暫時把電腦丟在一邊,跑去開門。

「hello,我沒打擾你休息吧?」熙熙畢竟跟他更熟,問話也比較隨意。

「你都親自找到我這邊了,還說什麼打擾不打擾的,進來坐吧,有事說事。」徐晨笑着說到。

「是這樣的,《L.M》雜誌那邊的編輯聯繫我,說你上午拍的封面照都讓攝影師精修好了,問你明天有沒有空去看看圖片的效果,你對照片有什麼問題,他們也好準備隨時補拍。」熙熙進門后,隨便找了個茶几坐下來,一五一十地跟徐晨溝通工作上的事。

「明天上午我應該沒什麼要緊的事,你看着回復他們就好。對了,專訪的時間和《L.M》約好了沒?我這邊還要做什麼準備嗎?」徐晨想了想說到。

「我過來就是說這事,跟我聯繫的那個編輯說,採訪定在明天看完照片之後,大概兩個小時左右。除了星晨上市的相關採訪,其他的都是常規問題,兩個小時足夠,正式採訪前也會跟你對一遍稿子。」熙熙接着說到。

「嗯,我這邊時間上也沒有什麼問題,正式的採訪盡量讓他們控制在一個半小時內吧,可以把問題盡量精簡一下。晚上還有個時尚圈的排隊要參加,我正好騰出點時間回來做準備。」徐晨一一交代到。

「沒問題,我一會跟他們的編輯聯繫,傳達清楚你的想法。還有,《L.M》的主編Mrs.Alina今晚七點在埃菲爾鐵塔旁的鉑爾曼酒店組了一個飯局,不少法國的當紅明星、模特、還有給《L.M》雜誌提供贊助的一些大牌奢侈品贊助商都會赴宴,這是主編Alina的助理Camille給的邀請函,你要不要去捧個場?」熙熙一邊說話一邊拿出了邀請函。

「今晚也沒有工作安排了,反正閑着也是閑着,人家主編的邀請函都送到你這裏了,我要是不去也顯得太沒人情味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耍大牌呢。正好我也再見識一下這種上流社會的紙醉金迷,要是能順便結識些上流社會的人也是好事。」徐晨接着說到。

「就知道你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結交人脈的機會,我們這邊打車過去也就10來分鐘,你這邊先收拾著吧,差不多好了你給我發消息,我幫你叫車過去。」熙熙回應到。

「ok,準備好了我叫你。還有,明天晚上參加完那個時尚圈的派對基本就沒事了吧?」徐晨順便問了句。

「是的,派對完了后你在巴黎就沒有其他行程了?你是打算第二天一早走,還是再待兩天在巴黎逛逛?」熙熙問到。

「北京還一堆工作要處理,實在是沒那個閒情逸緻。你一會看下後天最早一班飛機是什麼時候,幫我定最早的航班回去,確定時間後跟Amy說下,她那邊好備車來機場接咱們。」徐晨交代到。

「好的,我一會在去鉑爾曼酒店的路上查下航班,機票訂好了第一時間告訴你和Amy,沒什麼事我先回自己房間了。」熙熙接着說到。

「沒問題,咱們收拾下就往酒店那邊趕吧,15分鐘后在酒店大堂會和。」徐晨也爽快地說到。

熙熙回房間后,徐晨把邀請函放在一邊,從行李箱中拿出準備好的備用正裝,準備參加晚上的飯局,這也是他出道多年養成的習慣。一般只要出差的行程中,可能有多餘的需要出席檔期之外的飯局晚宴的安排,他都會多準備一套衣服,以備不時之需。明星藝人最大的特色,可能就在於所謂的「365天穿搭不重樣」了。

差不多15分鐘后,他和熙熙在酒店大廳會合。看了下周圍,酒店大廳也沒什麼人,再加上這是在法國,國外幾乎沒什麼人認出他們。要是在國內,以徐晨的名氣,是斷然不會如此大搖大擺且不戴口罩帽子出現在酒店這種公共場合的,作為藝人,時不時被娛記或「粉絲」圍堵有時候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為了參加這個晚宴,熙熙特意換了一襲一字肩的晚禮服,外面穿個小外套坎肩。這和她平常百年不變的運動服+白球鞋的畫風形成了鮮明對比。

「熙熙,我覺得你時常打扮下自己,說不定也能和我一樣出道了。」徐晨看到熙熙這身打扮後有些驚訝,就隨意調侃了一句。

「拜託,大哥,我這回出差壓根就沒帶出席這種高檔晚宴場合穿的衣服,這身衣服,還有高跟鞋都是我找《L.M》聯繫我的那個編輯臨時借的,我英文還行,人家也能勉強聽懂我說的啥。」熙熙不好意思地說到。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往酒店門外走去,準備叫車去晚宴現場。雖然從香榭麗大街步行過去也就不到半小時,但熙熙說自己實在不願意穿着高跟鞋走這麼長的路,徐晨也就只好隨她了。

「不錯不錯,回去趕緊報個商務英語速成班提升一下口語。不過,法國人英語好像也不怎麼樣,和我們比起來,半斤對八兩吧。」徐晨笑着說到。說話間,熙熙已經叫到計程車了。

「Bonjour,vousallezoù?」(法語:你好,你們去哪?)一聽就是純正的法語口音,司機應該是巴黎本地人。

「PullmanHoteldePrèsdelaTourEiffel.」(法語:埃菲爾鐵塔附近的鉑爾曼酒店。)徐晨搶先一步說到,因為之前來過幾次巴黎參加過幾場時裝秀,這種簡單的日常法語交流,對他來說問題並不大。

「Pasdesoucis,Iln』estplusde10minutes.」(法語:沒問題,過去也就10分鐘。)當地司機爽快地回應。

「Jel'ai,Jevousremercie.」(法語:知道了,謝謝。)徐晨也跟着回應了一句。

「你什麼時候法語這麼好了,我記得你好像就英文還過得去,私下裏偷偷充電了?」熙熙好奇地問徐晨。

「之前來巴黎參加過幾次活動,聽得多了自然就會說那麼一兩句了,不說別的,日常的交流能hold住。」徐晨有點「傲嬌」地說到。

「我是天生就沒什麼語言天賦,說幾句英語都得連比劃帶猜,說到別人能聽懂就萬幸了。以後你還是讓Amy跟你來出差吧,我聽說她的口語水平和外商談判,絲毫不帶怯場的。差點忘了,她好像是國外留學回來的,研究生讀的也是英文專業。」熙熙有些羨慕地說到。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Amy也不是生來就有語言天分的,你就少給自己找理由了,該學的趕緊學,別書到用時方恨少。」徐晨耐心地「說教」到。

「嗯,老闆教訓的是。您說的都是對的,回去我一定找個老師好好輔導,爭取一年內考下BEC高級、CATTI、專業八級等一系列證書行不?」熙熙不愧是做經紀人出身的,見什麼人說什麼話的本事信手拈來。

「你自求多福哈,隔行如隔山,我可沒那麼大本事打通關係讓考官給你『放水』通過你說的這些個考試。」徐晨有些好笑地說到。

「我文熙熙有這麼差嗎?再說,哪敢麻煩你幫我干這種『沒臉』的事。不過,我聽說,黃副總出國有時候帶着她的愛徒思語當臨時翻譯,陳大總監的英文肯定也不錯,這事我找她肯定靠譜。能徵用下星晨未來的老闆娘嗎?」熙熙有些「不怕死」地問到。

「總之,你開心就好。不過我也會提前跟小語鋪墊下你的情況。如果知道你的這個水平后,她還樂意教你,我也不過多干涉。但是,這個課時費你得按市場行情價的2-3倍來付,如果你願意從你的工資和年終獎裏面扣除這個費用,我個人也不介意。」徐晨一本正經地說到。聽到這裏,熙熙只好識趣地閉嘴了,與天斗與地斗,極樂無窮;與老闆斗,那是極傻無比。

「C'estl'Pullmanhotel.anousfera18.5euros.」(法語:酒店就在這了,車費18.5歐。)不到15分鐘,計程車就到目的地了,司機熱情地提醒到。

「Tenez20euros,gardezlamonnaie.Merci.」(法語:給你20歐,零頭你留着,謝謝。)徐晨拿出兌換的歐元邊付款邊爽快地說到。

下車后,兩人邊往酒店的方向走去,一邊閑聊。

「你果然也是入鄉隨俗了,坐個出租還給點小費。」熙熙打趣地說到。

「老外不總說我們中國人不夠gentleman嗎?到了人家的地盤,就按人家的規矩辦事唄。」徐晨不以為然地說到。

「徐晨,這些年你是越發地走國際高端路線了。看來,星晨籌備海外事業部的日程,也是指日可待。」熙熙接着說到。

「星晨作為上市公司,眼光自然要放長遠一點。這件事我自有打算,回北京再說。」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徐晨自然不想多談工作。

「這邊就是晚宴大廳了,我們進去吧。」熙熙看着酒店的一個指示牌,對徐晨說到。

走到大廳門口,兩人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邀請函給服務生看,得到應允后,徑直走向晚宴的方向。鉑爾曼酒店位於緊鄰埃菲爾鐵塔,往宴會廳窗外的方向望去,正好能看到埃菲爾鐵塔的夜景。不遠處就是凱旋門,也是巴黎著名的名勝古迹。不得不說,《L.M》的主編Alina對晚宴酒店的地理位置的選擇都極富浪漫氣息。

因為是晚宴的主辦方是巴黎赫赫有名的時尚刊物《L.M》,所以現場來捧場觀摩的人也是非富即貴,除了不少巴黎著名的男女模特,還有意大利知名服裝設計師Alfonso、Dior、Gucci大牌奢侈品的明星代言人、《Vogue》雜誌的現任主編Chloe、甚至還有不少有頭有臉的巴黎當地政府官員前來赴宴。由於赴宴人數眾多,晚宴採取的是自助餐的形式,海鮮、西餐、甜點、酒水應有盡有,兩邊的舞台還有樂隊助興,好不熱鬧。

「看到那邊那個藍眼睛的中年男人沒?我前幾天在巴黎這邊的一個網站上看到他照片,據說是巴黎市政廳的。這種位高權重的官員,竟然也有閒情逸緻來參加這種晚宴,Alina的面子夠大的啊。」熙熙拿了兩杯白葡萄酒,拉着徐晨找了個人不太多的地方,小聲跟徐晨閑聊起來。

「這有啥?哪個國家的官員不都或多或少有點這種社交應酬,今天來赴宴的人非富即貴,藉著Alina的場子拓展自己的人脈,何樂不為呢?」徐晨一語道破真相,到底是在商界打拚多年,對這種現象自然見怪不怪。

「嗯,老闆英明,Cheers!」熙熙拿着手中的酒杯,似笑非笑地往徐晨那邊碰了下。

「Hi,You'reMr.Xu.Nicetomeetyou.」跟徐晨打招呼的是一個年輕的金髮美女,全然沒有注意到他身邊的熙熙。

「Hi,I'mChinesesingerXuChen.Thisbeautifulgirl,didweknoweachother?」徐晨自然是不認識這個美女,但還是禮貌性地說了句場面話。

「Ah,whenIwasanexchangestudentinFudanUniversity,IwatchedaromanticmoviewithmyChinesefriends.I』msoimpressed,becauseyouarethatstarringactor.Today,seeyouinParis,Ifeelsolucky!」女孩簡短講述了自己在上海的復旦大學做交換生時,因為看了一場徐晨主演的愛情電影而認識他的插曲,她的言語中也充滿著對他的崇拜。

「Thankyou,butI』mnotaprofessionalactor.Mymaincareerfocusonmusic,ifyouareavailable,welcometoChinatowatchmyliveconcert.」大概是感覺到了女孩的盲目「迷戀」,他下意識地聊起了別的話題。

「Gotit.You』resoexcellent!I』malsointerestedinmusic!Couldyouleavemeyourcontactinformation?JustlikeIns、Facebook、telephonenumber…ThatwillbemoreconvenientwhenIhavesomequestionsaboutmusicwanttoask.」徐晨聽完這話,才知道外界說的都是真的。國外的女生,的確不是一般的open,上來就要聯繫方式。

「Thisbeautifulgirl,Iunderstandyouraffection.ButI』msosorrytosayIcan'tgiveyoumyprivateinformation.IfmyFiancéeknowsthat,itwillbeembarrassed.Imustconsiderherfeelings.」似乎是想到了思語,他隨口就編了一個理由。

「Fiancée?Areyoukidding?Irememberedthatyousaidyouweresingleinanvideointerviewtwoyearsago…」這個女孩似乎有些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語氣也有些激動。

「MaybeIwassinglethatperiod.Sorry,Ineedtoleavefirstnow.」徐晨簡單地應付了兩句,就拉着熙熙離開了,留下這個「小迷妹」一臉木然地站在原地。

三步並作兩步地來到晚宴的食品區,熙熙一邊給徐晨遞甜點,還忍不住笑出聲來。做徐晨的經紀人這麼多年,她也見過不少瘋狂的「粉絲」,但上來要直接要聯繫方式的,她見的還真不多。

「剛剛我差點就要笑出聲了,別看我英語不咋地,但她說的我基本都聽懂了。你這粉絲也太瘋狂了吧,上來就要電話…國外的女生果然open,難怪這些年一直沒男生追我,今天可算知道真相了。」熙熙對自己單身的原因竟然一時間「恍然大悟」。

「算我倒霉,竟然在如此浪漫時尚的法國巴黎遇上這麼個『腦殘粉』。她剛說我在一場採訪中說過自己單身?我咋不記得了?」徐晨出道這麼多年,接受過的採訪不計其數,哪全都記得清自己每場採訪說了啥。

「你問我我問誰去啊?對了,你剛是跟她說你有女朋友吧?不然她怎麼會說你什麼單身不單身的?這理由編的沒毛病。」熙熙誇讚地說到。

「Fiancée在法語里是『未婚妻』的意思,拜託回去多讀點書。」徐晨直接解釋到。

「哦,原來如此。不對,你說你有未婚妻了?難道是…」熙熙一副了如指掌的神態。

「拜託,公眾場合小點聲。我是想讓她對我死心才這麼說的,不過這也是早晚的事。」徐晨傲嬌地解釋到。

「嗨,不就是咱們文娛的陳大總監嗎?不過,在香港她好像沒答應你的告白,你確定這件事上你有勝算?」熙熙不解地問到。

徐晨剛想說點什麼,不遠處朝他這邊打招呼的一個男生打斷了他想說的話

「Hey,徐晨,竟然在這裏…碰到你,身邊的這位美女有點…面熟哦!」跟他打招呼的男生,是早前跟他一塊參加時裝周走秀的模特DavidMason,兩人在時裝周相識,私交一直不錯。Mason是英國華僑,比徐晨要小6,7歲,但他卻是在巴黎上的大學,畢業后就一直在巴黎的時尚圈發展,後來又演了些影視劇,近些年在時尚圈和演藝圈都頗有人氣。

「Hi,Mason,好久不見。什麼面熟不面熟的,這是我經紀人熙熙。你今天也是到這來蹭吃蹭喝的?」徐晨一邊介紹,一邊調侃到。跟Mason這種外向性格的人打交道,徐晨通常都是怎麼不正經怎麼來。

「什麼蹭…吃…蹭喝的?徐晨你不要…亂說話的,這樣非常…影響…我的個人名…譽。」到底是從小就在英國長大,Mason雖然長著一張黃種人的臉,卻連中文都說不太利索。

「你還有個人名譽啊?那我真是不知道,能麻煩說下前陣子記者偷拍到的那個和你在夏威夷度假的小你10來歲的女學生是你的第幾任女友?」徐晨毫不客氣地揭他的「短」。

「什麼嘛?我和她只是…朋友,非常普…通的朋友。記者那都是瞎…拍的,他們就是…喜歡沒事找事。」Mason好像並不打算承認這件事。

「你的事我也不想管,你和《L.M》的主編Alina很熟?我怎麼記得你去年好像就上過他們雜誌兩期封面?」徐晨想了想問到。

「還行吧,她們…今年上半年出刊的雜誌…那幾個女明星、模特,是我…推薦給Alina的,正好那幾期刊物的…銷量都很棒,嘿嘿。」Mason自豪地解釋到。

「嗯,Mason你不愧是巴黎大學的前校草,到哪都有一堆小女生追着你跑。熙熙,你知道Mason多有人格魅力嗎?他說他上學的時候,喜歡她的姑娘能從他們巴黎大學排到塞納河畔。」徐晨有些誇張地對熙熙說到。

「什麼嘛…美女你別聽…你家老闆…瞎說,明明是從…我們學校…排到泰晤士河,徐晨說話也太…保守了。」Mason也是毫不客氣地吹牛,熙熙倒是一句話都沒說,因為不想打擾他們兩個人敘舊,跟徐晨使了個眼色后,就悄悄地離開了。

「好了,不開玩笑了。明天上午我還要接受《L.M》雜誌的一個專訪,大概2小時左右,中午有空和我們一塊吃個飯怎樣?咱們難得見一次,你有空嗎?」徐晨問到。

「我時間…都ok的啊,不過,上午9點的樣子,我的服裝設計師…要去我家給我送一件…他剛剛設計好的衣服,下個月有部電影要開機,我去客串個角色,需要用…這個設計的服裝。這之後應該沒什麼要緊的事。」Mason慢慢回應到。

「行,我這邊收工后定好餐廳,然後直接聯繫你,你看着時間過來就行。」徐晨爽快地說到。

「Noproblem,晚上我帶你和美麗的熙熙小姐…到我們巴黎最最…最最最浪漫的pub(酒吧)去喝兩杯怎樣?順便帶你見識一下…那些身材一級棒的美女。」Mason湊到徐晨耳邊小聲說到。

「不好意思,明天晚上我還要參加一個派對,欣賞美女的福利我就承讓給你了。國內的公司還有一堆事要處理,後天我就得飛回北京去。兄弟,等你有空來北京,我一定盛情款待,這回就對不住了。」徐晨的安排讓Mason的希望瞬間落空。

「阿西吧,徐晨你就這麼…拋棄我…了?我還…是不是你…兄弟?你們公司…不是已經…上市了嗎?你這個當老闆的…早該享享清閑了…」Mason「好心」建議到。

「兄弟,全世界最累的就是當老闆的,我要不回去,公司很多項目沒法啟動,理解下啊。下回來巴黎專程陪你玩,可以了吧?」徐晨笑着回應。

「哎,真是…搞不懂…你。你們走的那天,我去送你們吧,正好我有車。對了,你今晚不急着回去吧,我一會帶你認識幾個…巴黎時尚圈的大人物,回頭你拓展…業務用得上。」Mason拉着徐晨邊走邊說。

「ok,到時候聯繫吧,你別拉着我啊,我自己會走。」徐晨有些不情願地回應。

熙熙在會場轉了挺久,感覺有些疲憊,就跟徐晨發了條信息,說去看看埃菲爾鐵塔的夜景。而徐晨則一直跟着Mason結識今晚赴宴的各個領域的大人物。因為Mason實在太能「扯」,一會說他是中國內地樂壇的中堅力量,一會說他是中國內地娛樂圈的全能藝人,期間也說到徐晨創辦的星辰集團在香港剛剛上市的事,故而晚宴上Mason的朋友圈裏不少人都對徐晨另眼相看,幾個奢侈品的贊助商都說,如果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去中國拓展業務,並指明要和星晨集團合作。

徐晨除了陪人家喝幾杯酒,回應幾句場面話外,也實在不知道還能說點什麼。兩個半小時的宴會,就在大家的觥籌交錯之中過去。晚上九點半,宴會的主辦人Alina正式在舞台中心宣佈,今晚的socialparty圓滿結束,才算告一段落。宴會結束后,Mason本想着開車帶徐晨去塞納河畔賞賞夜景,但徐晨說自己太累了也實在沒有興緻,Mason也不好勉強,跟他道了個別,便開車離開了鉑爾曼酒店。

想起熙熙剛跟他發消息說,她去酒店旁邊的艾菲爾鐵塔看夜景去了。眼看時間還早,徐晨也就打算一塊過去看看,然後再和熙熙一塊回酒店。

酒店的不遠處,就是法國最著名的建築——埃菲爾鐵塔。徐晨來過巴黎幾次,對埃菲爾鐵塔也尤為熟悉。浪漫的巴黎人又稱埃菲爾鐵塔為「雲中牧女」,它也是巴黎最顯眼的地標。不管你在巴黎的什麼地方,只要一抬頭就能看到埃菲爾鐵塔。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句最浪漫的情話——無論何地,無論何時,假若你願意回頭看,我一直在守候。

徐晨當然也知道關於埃菲爾鐵塔的那個愛情故事——美麗的富家小姐瑪格麗特對當時還默默無聞的建築師埃菲爾一見鍾情,兩人不顧父母的反對,彼此扶持度過了一段艱難而幸福的時光。15年後,瑪格麗特因病去世,於是埃菲爾花了十多年的時間來建這座鐵塔,就是為了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對愛人說一句:我愛你。

想到這裏,徐晨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埃菲爾鐵塔的夜景給思語發了條信息過去。不過他沒有加上那句情話,因為他相信,以思語淵博的學識和她那種文藝青年獨有的情懷,一定猜得到他要表達的意思——無論何地,無論何時,假若你願意回頭看,我一直在守候。

思語的另一個QQ號中曾寫過一篇這樣的日誌,我會一直守候在你身邊,直到時間盡頭。那時候,她剛來北京不久,卻早已下定決心留在這座城市。她在日誌里寫到:徐晨,我留下來建這座城,是為了好好愛你。

她對徐晨的感情也是如此,如果有機會說出這句話,她一定會告訴徐晨: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只是因為北京有她這輩子願意走上一生去追求的人,所以即使面對那麼大的壓力,她也依然願意相信——未來可期。正如她說過無數次的那句話:徐晨,因為北京有你,所以我願相信未來可期。。 「我也這麼覺得,老婆,我們兩個真是心有靈犀。」

「誰跟你心有靈犀,這件事情,我覺得可以查一下,應該有古怪。對了,葉奕豪跟你在屋子裏說了什麼?我怎麼覺得出來以後,他對你的態度,好像挺奇怪的?」

自從下午葉奕豪被慕斯爵叫到卧室里,出來以後,宋九月就發現葉奕豪看慕斯爵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兒。

「老婆,你在想什麼,我和葉奕豪可是清清白白的,你不要被慕南笙那死丫頭給帶偏了!」

慕斯爵義正言辭地看着宋九月解釋道。

難不成老婆,是在吃他和葉奕豪的醋?

雖然心裏有點小高興,但是他可是24K純直男的。

「你才是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怎麼可能胡思亂想,我就是覺得你挺有本事的,這麼快,就收服了葉奕豪當f粉絲。」


Rue Du Thisnes 170, Reninge

Enviar mensaje Teléfono: 0483 31 20 37

Reportar este anuncio

Anuncios relacionados

  • 8 Dapat Ditindaklanjuti Kiat Perkara Slot Game Dan Twitter.

    Perusahaann slot88 telah berkomplot serta mempercayakan agen slot Nexusengine buat menjual hasil mereka. Para pemain nan tercabut menjelang berkoalisi akibat mereka menonton sendiri beragam keuntungan pasti yang bisa didapatkan bagi panggar aktor judi…

  • Firm Works And Operations Lawyer Turkey

    Basically, when two events have mutually agreed to legally bind themselves to exchange goods, cost or providers it might be said they have entered into a contract or agreement. This is according to their announcement earlier this yr to develop an prompt…

  • Don't Waste Time Searching, Go through About Vitamins Right here

    Are you presently confused about getting health and well being? Are you not feeling wonderful pros and cons of diet supplements want to make on your own feel good once again? In that case, you'll find this article to become a important source of…

  • Healthy Strategies To Lose Weight Quickly And Safely

    I used these diet pills with regard to a month. My behavior was very unhealthful and my body became significant in fast span of time and energy. I went to consult their doctor to ask "are diet pills harmful?" From the checkup, work out plans revealed that…

  • Much better Take care of Your Time And Efforts Using These Suggestions

    Death on the Nile Death on the Nile Death on the Nile Death on the Nile Full Movie Death on the Nile Full Movie Death on the Nile Full Movie Stream Death on the Nile Full Movie Reddit Death on the Nile Full Movie Streaming Death on the Nile Full Movie…


Web Powered by Yclas 2009 - 2022